關于東納 About us
聯系我們
  • 客服服務電話:0755-2801 8888
  • 商業服務電話:18800000001
  • 技術服務電話:18800000001
  • 在線服務QQ:000000000
  • 服務郵箱:service@.com.cn
  • 網站:www.niumowang.com

【綜述】如何克服血腦屏障?

日期: 2020-11-30
瀏覽次數: 14

眾所周知,在大多數腦癌中,血腦屏障(BBB)的存在是藥物輸送的重要障礙[1]BBB是內皮細胞,星形膠質細胞,周細胞,基底層和細胞外基質(ECM)之間的復雜相互作用。這些成分與平滑肌細胞和神經元一起形成神經血管單位(NVU),進而調節腦血流量和BBB功能。這種嚴格調節的屏障的結果是毒素和藥物(包括化學療法)不易穿過血腦屏障,給藥物向大腦的輸送帶來了麻煩。


總結發現,當前用于克服血腦屏障的藥物遞送方法主要有以下5種:

【綜述】如何克服血腦屏障?

1?當前用于治療原發性腦腫瘤的藥物遞送方法的概述[2]


第1組:鼻內藥物輸送

藥物以噴霧顆粒形式進行配制,這些噴霧顆粒通過神經上皮通過鼻腔進入大腦。在這里,藥物可以不受血腦屏障(BBB)干擾地進入。藥物通過從鼻腔神經上皮細胞到CNS的細胞旁,跨細胞和神經元運輸而傳遞到大腦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藥物都適合鼻內給藥,因為特定的物理化學性質和配方決定了藥物在大腦中的生物利用度。一般來說,低分子量的親脂性藥物(例如脂質體、環糊精等)經鼻給藥后比帶電荷的親水藥物表現出更好的生物利用度[3]。另外,藥物通過鼻腔輸送的優點是藥物不會被首過代謝所代謝。但是,缺點是可通過鼻內進行給藥的體積很小。


第2組:納米顆粒

納米顆粒包裹藥物以延長血漿半衰期,并通過增強的通透性和保留(EPR)效應,內吞作用和受體介導的胞吞作用進入腦實質。納米顆粒滲出后,包封的藥物可以緩慢釋放到組織中。由于納米粒子無法在大多數器官中穿過正常的脈管系統,因此降低了外周和全身毒性。?

納米顆粒能夠穿過泄漏的血腦屏障,這可能是腦腫瘤藥物遞送的一種潛在方法。但實際上在臨床試驗中,納米粒子無法在腫瘤中達到治療濃度[4]。但是,表現出有益特性的納米粒子,例如在長時間內持續釋放藥物,可能會與其他藥物遞送方法聯合用于治療腦腫瘤[5,6]例如通過模擬選擇素或細胞粘附分子對BBB內皮細胞和白細胞的相互作用,仿生納米粒子可以實現跨BBB靶向藥物的傳遞[7]

【綜述】如何克服血腦屏障?

【綜述】如何克服血腦屏障?

圖2?跨腦屏障運輸的免疫細胞的示意圖[7]


第3組:微泡介導的聚焦超聲

靜脈內使用微泡,應用聚焦超聲后,微泡開始振蕩。振蕩會破壞血腦屏障,暫時打開血腦屏障,使藥物進入腦實質微泡介導的聚焦超聲(FUS)或聲穿孔術是目前已知的將藥物靶向性遞送到腦腫瘤的一種最小/非侵入性方法[11]

【綜述】如何克服血腦屏障?


圖3?聲空化和血腦屏障破壞[11]

超聲開始時靜脈內注射微泡(白色)。當血管內微泡進入超聲場時,它們以超聲頻率膨脹和收縮。這導致與內皮細胞的相互作用以及最終的血腦屏障破壞。


第4組:對流增強傳送(CED)

CED是在腦部進行外科手術以將導管直接置于腫瘤部位。該方法包括放置一個或多個連接到外部輸液泵的顱內導管,這樣允許通過建立的壓力梯度將治療劑直接輸送到目標組織中,局部輸注可確保腦實質中更高的治療濃度,而全身毒性較小[8]。但是,這種技術也有一些缺點,因為注入的藥物可以被排泄/吸收到脈管系統中,因此高度血管腫瘤可能不太適合[9]


【綜述】如何克服血腦屏障?

圖4?彌漫性橋腦神經膠質瘤患者的白細胞介素13假單胞菌外毒素與替代成像示蹤劑(Gd-DTPA)共注入的磁共振成像[10]


第5組:動脈內藥物輸送

在腫瘤附近進行血管導管化和直接注射藥物,有時與高滲藥物組合使用,打開BBB。動脈內給藥是將藥物直接注入腫瘤附近的動脈中,插入目標區域后,藥物會釋放到血管中。除藥物外,還可以使用高滲藥物(例如甘露醇)來局部打開血腦屏障。該技術已成功治療視網膜母細胞瘤和肝癌[12]

【綜述】如何克服血腦屏障?

圖5 動脈內藥物輸送法在臨床中的實踐(神經膠質瘤)


目前已經開發的幾種藥物遞送方法,例如納米顆粒遞送,對流增強遞送,聚焦超聲,鼻內遞送和動脈內遞送以克服原發性腦腫瘤中的血腦屏障。結合諸如聚焦超聲和納米粒子等策略的藥物遞送可能是更成功的方法。但是,需要更多的研究來優化和開發新的藥物遞送技術,以改善原發性腦腫瘤患者的生存率。?


參考文獻


[1]?Allemani C, Matsuda T, Di Carlo V, Harewood R, Matz M,Nik?i? M, et al. Global surveillance of trends in cancer survival 2000–14 (CONCORD-3): analysis of individual records?for 37 513 025 patients diagnosed with one of 18 cancers?from 322 population-based registries in 71 countries.Lancet.2018;391(10125):1023–75.
[2]?Haumann R, Videira JC, Kaspers GJL, van Vuurden DG, Hulleman E. Overview of Current Drug Delivery Methods Across the Blood-Brain Barrier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mary Brain Tumors.CNS Drugs.2020 Sep 23.
[3]?League-Pascual JC, Lester-McCully CM, Shandilya S, Ronner L, Rodgers L, Cruz R, et al. Plasma and cerebrospinal fluid?pharmacokinetics of select chemotherapeutic agents following?intranasal delivery in a non-human primate model.?J Neurooncol.2017;132(3):401–7.
[4]?Arvanitis CD, Ferraro GB, Jain RK. The blood–brain barrier and?blood–tumour barrier in brain tumours and metastases.?Nat Rev?Cancer. 2019;2:1–16.
[5]?Etame AB, Diaz RJ, Oreilly MA, Smith CA, Mainprize TG,Hynynen K, et al. Enhanced delivery of gold nanoparticles with therapeutic potential into the brain using MRI-guided focused ultrasound.?Nanomedicine. 2012;8(7):1133–42.
[6]?Sawyer AJ, Saucier-Sawyer JK, Booth CJ, Liu J, Patel T, Pie-pmeier JM, et al. Convection-enhanced delivery of camptothecin-loaded polymer nanoparticles for treatment of intracranial tumors.?Drug Deliv Transl Res. 2011;1(1):34–42.
[7]?Charabati M, Rabanel JM, Ramassamy C, Prat A. Overcoming the Brain Barriers: From Immune Cells to Nanoparticles. Trends Pharmacol Sci. 2020 Jan;41(1):42-54.?
[8]?Bobo RH, Laske DW, Akbasak A, Morrison PF, Dedrick RL,Oldfield EH. Convection-enhanced delivery of macromol-ecules in the brain. Proc Natl Acad Sci. 1994;91(6):2076–80.
[9]?Mehta A, Sonabend A, Bruce J. Convection-enhanced delivery.?Neurotherapeutics. 2017;14(2):358–71.
[10]?Lonser RR, Sarntinoranont M, Morrison PF, Oldfield EH. Convection-enhanced delivery to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 J Neu-rosurg. 2015;122(3):697–706.
[11]?Burgess A, Hynynen K. Noninvasive and targeted drug delivery to the brain using focused ultrasound. ACS Chem Neurosci.2013;4(4):519–26.
[12]?Joshi S, Ellis JA, Ornstein E, Bruce JN. Intraarterial drug delivery for glioblastoma mutiforme. J Neurooncol.2015;124(3):333–43.



- 助力科研創新,幫助客戶成功!-

【綜述】如何克服血腦屏障?

Hot News / 相關推薦
  • 2021 - 01 - 29
    點擊次數: 7
    講座主題:亞細胞定位的精準診療邀請嘉賓:東南大學 吳富根教授 報告熱點:1. 納米材料在各個亞細胞結構(比如細胞核、細胞膜、線粒體、溶酶體)的精準定位與診療;2. 納米材料在熒光成像、細胞類型區分、藥物遞送、抗菌、抗癌等應用。講座時間:2021年1月21日 14:301月21日下午2:30,由微納米技術醫學創新與轉化平臺和徐州淮海生命科學產業技術研究院主辦的第四期線上學術沙龍正...
  • 2020 - 12 - 25
    點擊次數: 25
    化學發光免疫分析技術(Chemiluminescent immunoassay)化學發光是指伴隨化學反應過程所產生的光的發射現象。某些物質(發光劑)在化學反應時,吸收了反應過程中所產生的化學能,使反應的產物分子或反應的中間態分子中的電子躍遷到激發態,當電子從激發態回復到基態時,以發射光子的形式釋放出能量,這一現象稱為化學發光。將待測物從復雜的樣本環境中檢測出來是極具挑戰性的,針對不同的樣本和檢測項...
  • 2020 - 12 - 16
    點擊次數: 28
    2020年12月12-14號,第二屆全國生物磁學與磁性納米材料學術會議暨第九屆納米醫學全國博士生論壇成功在南京溧水恒大酒店舉辦,來自全國各地的納米磁學專家和博士生共聚南京,分享前沿研究成果,把脈技術創新方向,以期進一步推動納米材料在生物醫學與健康領域的應用和發展。圖1 會議開幕式現場東納生物的展臺全方位展示了公司自主研發的十五大技術平臺:超聲微/納氣泡診療研發平臺、微納米材料制備平臺、納米酶應用研...
  • 2020 - 11 - 30
    點擊次數: 14
    眾所周知,在大多數腦癌中,血腦屏障(BBB)的存在是藥物輸送的重要障礙[1]。BBB是內皮細胞,星形膠質細胞,周細胞,基底層和細胞外基質(ECM)之間的復雜相互作用。這些成分與平滑肌細胞和神經元一起形成神經血管單位(NVU),進而調節腦血流量和BBB功能。這種嚴格調節的屏障的結果是毒素和藥物(包括化學療法)不易穿過血腦屏障,給藥物向大腦的輸送帶來了麻煩。總結發現,當前用于克服血腦屏障的藥物遞送方法...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7   南京東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云計算服務
    X
    3

    SKYPE 設置

    4

    阿里旺旺設置

    5

    電話號碼管理

    • 025-83475811
    6

    二維碼管理

    展開
    11选5计算公式准确大全 重庆幸运农场好假啊! 28麻将玩法 今天双色球开奖号码 香港赛马会公开会员料 江苏11选5爱彩人 湖北11选5中奖 足球比分188 真钱网投平台 闲来麻将下载手机版来麻将 双色球选号软件 106娱乐平台 7位数体彩历史开奖号码 赛车北京pk10官网 竞彩篮球大小分什么意思 速报棒球比分直播 哪个理财网站好